推荐

《周处除三害》:以小博大,可圈可点

covo2024-03-04 21:12 217 浏览
点赞 收藏

‌    耗资1000万元制作成本,《周处除三害》上映短短三天票房过亿元。相比内地动辄数亿的电影单片投资,该片堪称以小博大的绝佳手笔。

    《周处除三害》的故事出自《晋书·周处传》,周处少年为恶乡邻,与山虎、水蛟同列为三害,后幡然悔悟,择善而活,诛除山虎水蛟,三害遂除。

    这并不是一个古代民间故事的改篇版,台湾省杀手陈桂林专为黑帮收割人头,位列通缉榜“探花”。潜隐四年后得知自己患上肺癌,诚意满满地想回头是岸,跑到警察局去自首却被告知“请按规矩持身份证排队自首”,陈桂林哪受得了这鸟气,感觉得不到尊重的他矢志要通过诛杀通缉榜榜眼“香港仔”与状元“牛头”来收割人气。这便是古代周处除三害的现代复刻版。

    陈桂林混迹社会底层,干得营生见不得光,绝非善类,但心中善念犹未湮灭,譬如跑路之前给奶奶寄钱,奶奶去世前冒险赶到医院看最后一眼。张医生对他奶奶多有照拂,他照样绑了她儿子套取“香港仔”和“牛头”的消息。他杀“香港仔”时,顺带解救了被禁锢的少女小美。他本打算在“牛头”的灵修中心了此残生,结果发现灵修中心为了侵吞钱财谋害无辜母子,他愤而团灭邪教团伙。

001iTLnNly1hnbkt82oxhj60zk1hcamd02.jpg

    暴力、血腥、裸体、乱伦、SM,美式电影吸睛要素在《周处除三害》中一样不落,此片给人底郁沉重的黑灰色压抑氛围,困顿无望的人生,悲情隔阻的亲情,丧心病狂的欺骗,以及混乱挣扎的无力感。除却快速的追逐与黑暗中的打斗,电影叙事不徐不疾,通过小美与受骗母子的故事观照社会现实议题,直面与解构社会陷阱与人性善恶。

    张桂林这种周处式悲剧人物的出现,恰恰映衬出对社会治理无能的喟叹,电影籍以陈桂林、香港仔、牛头长期逍遥法外,讽刺警方失职无能;籍以邪教团体以灵修为名洗脑、不择手段谋财害命,控诉政府机构对于钳制思想、荼毒心灵的邪教监管失能。此外,电影多少还蹭了点反诈的热度。

    电影有多处反转,如陈桂林的肺癌,从张医生的口述,到灵修中心的确认,最后由张医生揭晓为“一个善意的谎言”。还有如“牛头”的生与死,灵修中心的伪善与诈骗。阮经天在本片中的表演可圈可点,面容或俗而粗犷,或精而有型,人物形象鲜明立体,一洗当年偶像明星奶油味,演技更是获得观众肯定。